• QQ好友群
  • 点评
  • 收藏

德育故事:《二十四悌》【二集卷二】

入门知识

德育故事:《二十四悌》【二集卷二】

二集卷二 《二十四悌》


悌篇

一、【舜妹护兄】
舜妹爱兄。敬及皇英。闻谋预泄。井廪得生。
【原文】
虞舜之女弟。名系。一名敤首。与象同母。爱敬舜及二嫂。每以慈谏其亲。以弟道规象。不从。凡父母恶舜。则密告二嫂以挽救之。掩井焚廪之谋。皆预泄于舜。是以舜得免害。调护维持。始终无怠焉。系善作画。故后世推为画祖。

吕坤曰。浚井完廪。事出卒然。匿孔两笠。计必先定。向使舜无所闻。其不为井中之泥、廪上之灰者几希矣。孰谓异母而有斯妹哉。孰谓济恶满门而有斯人哉。

【白话解释】
虞朝舜皇帝的妹子名叫系。还有一个名字叫敤首。是和象都是后母所生的。可是敤首很爱护、很敬重舜和两个嫂子。他常常劝爷娘要慈爱。劝象要守弟弟的规矩。可是他的爷娘和象都不听他。每每遇到爷娘要害死舜的时候。他总私下告诉两个嫂嫂。想法子来挽救舜的性命。果然化大事为无事。像填井和焚米仓的两件事。都是敤首预先告知了舜。所以舜能够预先防备。不至送命。敤首对于他们父子母子兄弟间。老是很热心的调和。从头至尾。没有懈怠的心。敤首生平能够画得很好的图画。所以后世推尊他做画祖。

二、【赵姬尊嫡】
赵姬劝衰。迎还叔隗。自处于卑。尊嫡不怠。
【原文】
周晋赵衰妻姬氏。文公女也。初、衰随文公出亡。过狄。狄人妻以廧咎如女叔隗。生盾。后衰还晋为卿。文公以女妻之。生同、括、婴。赵姬固请迎叔隗母子于狄。至、则以盾为贤。请立为嫡子。使三子下之。以叔隗为内子。而己下之。

按赵姬请迎叔隗。衰不可。姬必逆之。衰乃不得已迎之耳。吕坤曰。妇人能容妾、足矣。况身自为妾乎。况以公女而妾狄人之女乎。况以子为庶子。而嫡狄人之子乎。赵姬之贤。古今一人而已。

【白话解释】
周朝晋国里赵衰的妻子姬氏。就是晋文公的女儿。当起初晋文公还没有做国君的时候。赵衰是跟了晋文公逃出国境。经过狄国。狄国里的人。就把廧咎如的女儿名叫叔隗的。嫁给赵衰做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就是名叫赵盾的。后来赵衰回到晋国里来做官了。晋文公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又生了三个儿子。叫做赵同、赵括、赵婴。晋文公的女儿、一定叫赵衰到狄国去、迎接叔隗母子回来。接到了以后。看了赵盾人品很不差。就叫他做了长子。叫自己生的三个儿子居下。又叫叔隗做了大夫人。自己情愿做赵衰的小老婆。你想他贤德不贤德呢。

三、【聂嫈孔怀】
聂政姊嫈。惧灭弟名。哭尸告吏。自杀轻生。
【原文】
周齐聂政为严遂刺韩相。恐累及姊嫈。因自披其面。抉其目。屠肠而死。韩暴其尸于市。购问以千金。莫知为谁。嫈曰。吾弟披面抉目屠肠以死者。为我故也。我岂可爱其身而灭弟之名耶。乃之韩。哭其尸。谓吏曰。杀韩相者。妾之弟。轵深井里聂政也。旋自杀尸旁。

按聂政母终后。家惟一姊。乃以不肯累姊。宁自披面抉目屠肠而死。姊亦不忍使弟死而无名。竟哭尸告吏自杀。呜呼、有此弟竟有此姊。非惟震惊一时。亦可流芳百世矣。

【白话解释】
周朝齐国里有个聂政。为了严遂的缘故。就把韩国的丞相杀死了。聂政又恐怕杀死了人以后、连累着他的姊姊聂嫈。因此就把自己的面孔用刀割碎了。眼睛挑出了。肚子剖开了。使得人家认不出他。韩国里就把他的尸首。放在街面上。悬了千金的赏格。可是总没有人认得他。聂嫈得知了。就说道。我的弟弟割碎了脸皮。挑出了眼睛。剖出了肚肠。这都是为了我的缘故。我那里可以爱惜了自己的性命。埋没了我弟弟的声名呢。于是就到了韩国。哭着聂政的尸首。并且对着看守尸首的官说。刺杀韩国丞相的。就是我的弟弟。是轵地方深井里姓聂名政的就是。过了一回儿。他也在聂政的尸首旁边自杀了。

四、【芒孟慈母】
慈母孟阳。前妻有子。犯法当刑。力救免死。
【原文】
周魏芒卯继妻孟阳氏。生子三。前妻五子皆不孝。母遇之甚厚。凡衣食起居。迥异乎己子。犹不孝。一日、前妻中子犯法当死。氏朝夕悲哀。竭力营救。魏王闻之。高其行。竟赦中子。自是五子皆亲附于氏。氏因以礼义率导之。八子均成名。为魏大夫。

吕坤曰。孟阳氏之于前子也。中心慈爱。不在声音笑貌间。始终慈爱。不在一时勉强间。可谓贤矣。即五子终不改也。而众论自公。即众论不公也。而此心无愧。世之继母。尚念于斯。

【白话解释】
周朝时代。魏国里有个人。名叫芒卯。他的继妻姓孟阳。娶过来以后。生了三个儿子。芒卯的前妻。也遗下了五个儿子。可是都不孝顺继母。孟阳氏看待他们。仍旧很好。凡是穿的、吃的、住的、都比较自己生的儿子好许多。但是他们依然不肯孝顺。有一天、那前妻所生的第二个儿子。犯了死罪。孟阳氏日夜哭哭啼啼。竭力想法子去救他的性命。这桩事、给魏王得知了。觉得孟阳氏的品行很高。因此就把那个犯罪的儿子释放了。从此以后。那五个儿子对孟阳氏也很亲热了。和自己的母亲一样。孟阳氏又时刻用礼义教导他们。到后来八个儿子都成就了功名。都在魏国里做了官。

五、【文姬保弟】
赵李文姬。匿其弟爕。密托王成。得存奕叶。
【原文】
汉赵伯英妻李文姬。太尉固女也。固为梁冀所杀。家属被收。少子燮为文姬所匿。密托固之门生王成。引燮入徐州。变姓名为酒家佣。酒家异之。以女妻燮。后遇赦还。文姬戒之曰。先公为忠臣。虽死犹生。慎勿言及梁氏以掇祸。燮从之。后为河南尹。李氏赖以安全。

吕坤谓文姬之友爱。无庸言矣。托王成。是谓知人。不怨梁氏。是谓审势。盖梁氏虽已伏诛。然一言及梁氏。势必牵连主上。其将重速祸焉。引咎而已。悌且忠矣。固也宜有是女哉。

【白话解释】
汉朝赵伯英的夫人李文姬。就是做太尉的、官名叫李固的女儿。李固给奸臣梁冀杀死了。家里的人也都捉了去。只有他的小儿子名叫李燮的。李文姬把他躲过了。暗暗地托了李固的学生子、叫王成的。领了李燮到徐州地方去。改了姓名。做酒店里的酒保。酒店里的主人。看到李燮的人品很不错。举止也大方。不像贫贱人的样子。就把女儿给他做妻子了。后来李家免了罪。李燮就从徐州回来了。李文姬对他警告说。父亲是个忠臣。所以虽然亡过了。可是仍旧和活着一样。你讲话要紧慎。不要提起梁家的长短。自己去招祸。李燮就听他、依他的话。后来李燮做了河南地方的县官。李家因此竟得安稳保全了。

六、【敦妻担金】
汝敦之妻。克尽悌道。与夫担金。还其兄嫂。
【原文】
魏汝敦妻。广汉人。敦家富早孤。嫂贪吝。敦以所受田产。悉让与兄。留园田耕作。土中得金一器。以示妻。妻曰。此金藏自先人。既让矣。不当复留。乃与敦担金还兄。嫂初疑其来贷。不悦。见金大喜。兄恻然曰。吾独何人。而让弟独为君子耶。遂弃妻还金。与敦相爱如初。

因嫂贪而让其产。以所受田宅奴婢财产三百余万悉让与兄。敦之悌已可法矣。乃掘地得金。其妻犹以为先人所遗。与夫担而还之。苟有天良。无不感恻。嫂犹贪顽如故。宜乎其兄弃之也。

【白话解释】
三国时候。魏国汝敦的妻子。是广汉地方的人。汝敦家里很有钱。爷娘早已亡过了。他的嫂嫂很贪心。又很鄙啬。他就把自己所分得的田产。统统让给哥哥了。自己只留下一块园地耕种着。有一天、他在园地的泥土里面。掘出了一坛金子。他就拿给妻子看。他的妻子说。这些金子是我们祖宗藏下的。既然我们不要那些田产。那末这些金子。也不应当再留在我们这里的。于是就同了汝敦。两夫妻抬了金子去还给兄嫂。嫂嫂看见他们俩来了。起初疑心他们是来借钱的。很不高兴。后来看见了金子。才大大的欢喜。汝敦的哥哥看了这个情形。心里有点感动了。就说。难道我是这样的小人。让我弟弟独自一个做着君子吗。就逐出了老婆。并退还弟弟的金子。两兄弟依然同从前一样的要好。

七、【钟郝雍睦】
钟郝妯娌。雍睦相亲。贱不下贵。富不骄贫。
【原文】
晋王浑妻钟氏。弟湛妻郝氏。妯娌也。皆有德行。相亲爱雍睦。治家有礼。钟夫人为魏太傅繇之曾孙女。幼时即能文。稍长。博览群家。容止美丽。虽出身阀阅。并不以贵陵郝。郝亦不以贱下钟。时人称钟夫人之礼。郝夫人之法。

妯娌以异姓而处人骨肉之间。每因母家富贵贫贱之不同。而致构衅趋争。化同为异。乃兄弟之斧斤也。观于钟郝相处雍睦。浑然无迹。青史流芳。千古不朽。世之为妯娌者。盍以此为前事之师哉。

【白话解释】
晋朝时候。有个王浑。他的妻子是姓钟的。弟弟王湛的妻子。是姓郝的。他们妯娌两个人。都有很好的德性品行。彼此非常的亲爱。非常的和睦。管理家里的事务。也都依着礼法做去。钟夫人就是三国时候、在魏国里做了太傅官、名叫钟繇的曾孙女儿。幼小时候、就会做文章了。年龄稍为长大一些儿。就看过诸子百家的各种书本。他的容貌和行动都美丽得很。虽然他的娘家门第高。并不因了自己娘家富贵。来欺陵郝夫人。郝夫人也不因了自己娘家贫贱。来奉承钟夫人。所以当时的人。都称赞钟夫人的礼。和郝夫人的法。

八、【秀姑友恭】
秀姑在家。敬事兄嫂。抚弟二人。友恭尽道。
【原文】
晋刘琪女。名秀姑。早丧父母。年逾二十未嫁。在家事兄嫂、甚敬。有弟二人幼弱无依。秀姑为抚育成人。待之甚慈爱。后适王桂林。官至词部郎。生子三。均显贵。秀姑享寿至八秩。尚康宁无恙。人咸以为友爱兄弟之报。

古今女子。抚弟妹者颇多。未闻同时并敬兄嫂。朱子云。善事兄长为悌。仅抚弟妹而未敬及兄嫂。犹为悌道中憾事。今观秀姑尽心抚育二弟。至于成人。而又事兄嫂甚敬。宜其夫荣子贵。福寿康宁也。

【白话解释】
晋朝时候。刘琪有个女儿。名叫刘秀姑。他的爷娘是亡故得很早的。所以刘秀姑年纪过了二十岁以外。还没有嫁给人家。刘秀姑在家里。服侍他的哥哥和嫂嫂。却是恭敬得很。他还有两个弟弟。年纪都很幼小。身体都很软弱。可怜孤苦伶仃。没有可以依靠着过生活的人。刘秀姑就抚养他们俩。一直抚养到长大。并且对待他们。是很慈善。很爱护的。后来刘秀姑嫁了王桂林。他丈夫的官做到礼部侍郎。生了三个儿子。个个都做了官。很有名声。刘秀姑的寿年活到八十岁了。还很康健、很安宁。没有一些儿疾病的。当时的人。大家都说、这是刘秀姑敬重哥嫂爱护弟弟的报应。

九、【李崔敬兄】
崔辩之妹。痛折连枝。兄女眇目。为子娶之。
【原文】
北魏李叔引妻。崔辩妹也。高明慈笃。辩有女明惠。通翰墨。眇一目。亲党莫有求者。其家议下嫁之。李妻闻而悲感曰。吾兄盛德。不幸早世。岂可令其女屈事卑族。乃为其子翼娶之。女克循妇道。与翼书诗数十首。辞理可观。

夫以兄弟姊妹之子女。订结婚姻。血统攸关。不可法也。惟崔氏以敬兄之故。不忍使其兄之女下嫁卑族。宁娶眇女以为己妇。其敬爱之心。自非他人所能及。此等举动。愧煞须眉矣。

【白话解释】
北魏朝时候。李叔引的妻子。就是崔辩的妹子。他的见识很高明。他的性情又很慈爱的。崔辩有个女儿。生得很聪敏。并且懂得文墨。可是一只眼睛是瞎了的。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亲戚乡党们。就没有向他去求婚的。崔家里就想把这个瞎眼女子、嫁给门第低一点的人家。李夫人得知了。很悲伤地说。我的哥哥生平道德很高尚。虽然不幸、死得很早。那里可以叫他的女儿、委屈了嫁到门第小的人家去呢。就给他自己的儿子、名叫李翼的娶了来。崔家女儿很能够谨守着做妇人的道理。寄给李翼的书信和诗句有几十首。文理都是很可观的。

十、【和政敬让】
和政公主。敬事嫠姊。肃宗赐田。让与妹氏。
【原文】
唐和政公主、下嫁柳潭。安禄山陷京师。其姊宁国公主方嫠居。主乃寄三子于所亲。以马乘宁国。自与潭徒步驱之。日跋涉百里。潭供薪水。主供炊涤。以事宁国。卒免于难。肃宗有疾。主侍左右甚谨。诏赐田。以女弟宝章公主未有赐。固辞让以与宝章。帝从之。

吕坤谓和政恩抚孤侄。远避朝权。授矢平贼。仗义谕盗。输财助国。上疏恤民。怜布思之妻。策社稷之计。诏馈一无所取。闻寇再语备边。善行不可悉述。余取其友爱。以愧姊妹之薄者。

【白话解释】
唐朝的和政公主。是嫁给柳潭做妻子的。那时候有个安禄山造了反。打破了京城。和政公主的姊姊叫做宁国公主。刚刚死了丈夫。和政公主就把自己的三个儿子、寄在亲戚家里。把一匹马给宁国公主坐了。自己和柳潭跟着走。天天要走一百里路程。柳潭做着打柴汲水的事务。和政公主做着烧饭洗菜的事务。来服侍宁国公主。总算大家都逃出了难关。有一次、肃宗皇帝生了病。和政公主服侍得很小心。皇帝就奖赏他良田。但是和政公主因为他的妹妹宝章公主。皇帝没有田给他。所以自己不要。一定要让给宝章公主。皇帝也就答应了。

十一、【柳卢睦族】
卢氏睦族。长幼咸临。敬承慈爱。各得欢心。
【原文】
唐柳镇妻卢氏。七岁、通毛诗。归柳后。孝舅姑。睦姻族。仁孝益闻。镇在朝为御史。凡诸伯叔母诸姑姊妹及其子。虽远在千里外。具迎以来。卢承事唯谨。尊于己者卑下之。卑于己者畜慈之。敌己者友爱之。各得其欢心。子宗元。女二。皆贤孝。人以为太君教训所渐云。

传载柳卢氏当岁恶。食不足。而食诸孤之幼者恒充也。诸姑有归者。废寝食为装赍。子宗元。生四岁。家无书。亲授古赋十四首讽传之。以诗礼图史及女工授诸女。后皆为贤妇。是悌中之尽礼者。

【白话解释】
唐朝柳镇的夫人卢氏。在七岁的时候。就懂得毛诗的经义。后来嫁到柳家来。他服侍公公婆婆非常的孝顺。对待亲戚宗族们很和睦。于是他的仁义孝顺。尤其闻了名。柳镇在朝廷里做了御史的官。凡是他的伯姆婶姆姑母姊妹、以及子侄外甥辈。虽然远远地隔离了有一千里路程以外。他总具备了一切。去迎接了来同住。卢氏对待他们很恭谨。比自己尊长的人。就对他们很尊敬。自己看得很卑小。比自己幼小的人。就对待他们很慈爱。和自己平辈的。就对他们很友爱。总之把这一班人看待得很欢心。他的儿子名叫柳宗元。还有两个女儿。都很贤德孝顺。人家说这是渐染了卢夫人教训的效果。

十二、【进妻反钥】
李光进妻。冢妇后归。反娣管钥。慎睦闺闱。
【原文】
唐李光进之弟光颜先娶。母委家事于颜妻。及进娶妻。母已亡。颜妻即计曩时出入。归管钥于冢妇。进妻谓进曰。君兄弟素友爱。今妾初来。即令归管钥。恐家庭从此生嫌矣。进遂反管钥曰。弟妇事姑有年。姑命主事。历年无失。不可改也。

冢妇司管钥。礼也。颜妻归之。宜矣。则进妻返之。岂非不合于礼乎。然其言曰。妾初来。即令归管钥。恐从此生嫌。是其为家庭和睦计。为兄弟友爱计。劝夫反之。可谓独具只眼。

【白话解释】
唐朝时候有个李光进。还没有娶亲。可是他的弟弟名叫李光颜的。先娶了妻子。他的母亲。就叫李光颜的妻子管理一切的家事。等到了李光进娶亲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亡故了。李光颜的妻子。就计算好从前出入的账目。把锁匙归到长房里去掌管。李光进的妻子。就对李光进说。你们兄弟。素来是很和好的。现在我刚才嫁过来。就叫次房里归还锁匙过来给我管。恐怕家庭里从此就要生嫌隙了。李光进听了妻子的话。就把锁匙交还了李光颜。说、弟妇服侍婆婆好几年了。所以婆婆就叫他当家。几年来一些也没有过失。所以不必掉换了。

十三、【郑徐二难】
妙安妙圆。共忘形迹。奉姑乳儿。各无私积。
【原文】
唐张孟仁妻郑妙安。仲义妻徐妙圆。皆敦义睦。徐富郑贫。各忘形迹。从不以事介嫌。恒一室纺织。有所馈。俱纳于姑。不私为己有。郑归宁。徐乳其子。徐归宁。郑亦如之。不问孰为己子。子亦不辨孰为己母。家猫为人窃去。犬哺其儿。人谓和气所感。上表其门曰二难。

郭燮熙谓凡有所馈。俱纳于姑。孝也。惟孝顺。故和睦。况兄若弟以仁义名。宁有不由仁义行哉。语云。和气致祥。彼二妙既如一体。宜乎猫犬胥感于和气。而犬母为哺猫儿焉。表为二难。是真难能也已。

【白话解释】
唐朝张孟仁的妻子姓郑名妙安。张仲义的妻子姓徐名妙圆。他们大家很和睦。虽然徐家富。郑家穷。但是他们从来不在这些上面计较。所以妯娌间并没有介意的事情发生。他们时常在一间房子里面纺纱织布。得到了吃的用的东西。就都送到婆婆里去。自己从没有私下藏着的。郑妙安回娘家去了。徐妙圆就给郑妙安的孩子吃奶。徐妙圆回娘家去。郑妙安也同样的给徐妙圆的孩子吃奶。大家不管那一个是自己的儿子。总是一样看待。小孩子也认不出、究竟那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了。有一天、家里的猫。生了几只小猫。大猫给人家偷去了。那看门的狗。就来饲养小猫。给他吃奶。别人家说。这个是郑妙安和徐妙圆两个人和气所感化的。皇帝得知了。就写了二难两个字。题在张家的门前。

十四、【余陈让产】
余楚继妻。让产前子。教翼远游。卒成进士。
【原文】
宋余楚继妻陈氏。生子翼。三岁而楚死。陈氏尽以其产与前妻二子。谓翼曰。彼无母。勿以此为争也。翼年十五。使游学四方。氏穷窭。几无以自存。翼在外十五年。成进士归。迎母入官。氏闻前妻二子贫困。又收养而存恤之。

吕坤曰。继母每私其所生。能均产业。足矣。况夫产尽让前子。既贫而又恤之。即亲母何加焉。均产。中道也。让产。贤道也。天下无过慈之继母。吾于陈氏所深取焉。

【白话解释】
宋朝时候。有一个姓余名叫楚的人。他的后妻陈氏。生了一个儿子名叫余翼。余翼到了三岁的时候。余楚就亡过了。陈氏就把家产完全让给了前妻生的两个儿子。并且对自己的儿子说。他们没有了母亲。你不要为了这些家产和他们争夺。等到余翼十五岁了。陈氏就叫他到外面游学去。这时候陈氏穷苦得了不得。几几乎连衣食也不够了。后来余翼在外边过了十五个年头。才中了进士回来。把母亲迎接去了。陈氏打听得前妻的两个儿子。还是穷苦困顿。也把他们接了过来一同住着。并且时时刻刻照应他们。

十五、【王何贤名】
王妻何氏。勤俭积资。弟妹贫困。尽以与之。
【原文】
宋王木叔、甚贫。妻何氏。永嘉人。勤俭佐夫。家用遂饶。一日、语夫曰。子可出仕。弟妹贫寒。余资久蓄何益。请以与之。木叔曰。是吾志也。旦日尽散。簪珥不遗。木叔既仕。何氏又曰。弟妹尚困。有田如许。何不畀之。夫喜曰。此尤吾志也。尽以田与弟妹。一郡称为贤妇。

吕坤谓憎同室而专货利。妇人莫不尔。欲其彼我分明已难。况尽推所有以与弟妹乎。况其家素贫。因何氏勤俭佐夫。渐渐积蓄。而始得此所有乎。其夫喜而从之。友于可概见矣。

【白话解释】
宋朝王木叔的家里非常穷苦。他的妻子何氏。是永嘉地方的人。很勤俭地帮助丈夫。于是家景渐渐好起来了。有一天、何氏对他的丈夫说。你是可以出去做官的。但是弟弟妹妹很穷苦。我们家里多下来的钱。放着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给了弟弟妹妹的好。王木叔听了说。这个正合我的心意。到了第二天。就把多下来的钱都给了他们。甚至小小一枝簪、一副耳环、也都没有留下。等到王木叔已经做了官。何氏又对丈夫道。现在弟弟妹妹还觉得穷苦。我们有这许多田地。何不给了他们呢。王木叔听了。很是欢喜。就答道。这尤其合我的心意了。就把田地都给了弟妹。因此一县里的人。个个称赞他是贤德的女子。

十六、【欧阳贤嫂】
廖妇欧阳。小姑闰娘。乳哺送嫁。贤嫂名扬。
【原文】
宋廖忠臣妻欧阳氏。舅姑死疫。遗一女名闰娘。才数月。氏适生女。同乳哺之。乳不给。乃以其女分邻妇乳。而自乳闰娘。凡有食物。必倍厚之。久之、女亦自甘退让。及笄。人每求其女。氏必以小姑未字辞。卒以富贵家先闰娘。罄其妆奁之美者送之。送女之具不及也。

吕坤曰。姑嫂、世所谓参商人也。年少分疏。易生嫌隙。世之为嫂者。诚如欧阳氏。则举世皆闰娘矣。吾以是知一人尽道。二人成名。同室仇仇。过分多寡耳。难以罪一人也。

【白话解释】
宋朝廖忠臣的妻子。双姓欧阳。公婆都染了疫病死去了。遗下了一个女儿。名叫廖闰娘。才生下来只有几个月的。那时候、刚巧欧阳氏也生下了一个女儿。就和小姑同养着。姑娘侄女儿一同吃着奶。奶汁不够了。欧阳氏把自己的女儿寄到邻舍家里去。自己给廖闰娘吃奶。每逢吃食物的时候。给廖闰娘的、总比给自己的女儿多一半。经过好久的时间。欧阳氏的女儿。也晓得退让了。等到两个女孩子年纪长大了。有人来向他的女儿求婚的。欧阳氏一定说。小姑还没有许给人家。怎么可以先许我的女儿呢。最后终把廖闰娘先嫁给了富贵人家。尽数把好的嫁妆给了他。嫁自己女儿的嫁妆。就没有这样好了。

十七、【邹媖引过】
宋有邹媖。引过护嫂。四子登科。富贵寿考。
【原文】
宋邹媖、为继母之女。前母兄娶荆氏。继母虐之。媖辄掩护。后嫁士人。内外称其贤。及归宁。抱数月儿。嫂置诸床。儿堕火。烂额死。母大怒。媖曰。女自卧儿于嫂室。嫂不知也。荆悲悔不食。媖不哭。且曰。我梦儿当死也。强嫂食而后食。后生五子。四登进士。年九十三而卒。

吕坤谓小姑如姑。嫂甚畏之。媖、异母也。乃继母恶其嫂。饮食常不给。则私以己食继之。母役嫂。则必与之俱。嫂有过。则辄引为己罪。视异母嫂能如是。其多寿多男多贵子。殆天所以报善人欤。

【白话解释】
宋朝有个邹媖。他是后母所生的女儿。他的嫡母所生的哥哥。娶了妻子荆氏。后母待他很不好。邹媖每每遮掩嫂嫂的过失。保护嫂嫂的身体。后来邹媖嫁给读书人做妻子。里里外外的人。都说他贤德。邹媖回娘家来探望母亲。抱了才生下几个月的儿子同来。他的嫂嫂就抱了来。把小孩子放在床上。不晓得怎么一来。小孩跌在火里了。烧烂了额角死去。邹媖的母亲知道了。就大大的生了气。邹媖说。这是我自己把小孩睡在嫂嫂房里的。嫂嫂是不知道的。他的嫂嫂荆氏。一方面悲痛。一方面懊悔。就不要吃饭了。邹媖装着不悲伤的样子。一些也不哭。并且说。我前次做梦。就晓得这个儿子是应当死的。硬要嫂嫂吃饭。嫂嫂也就吃了。后来邹媖接连生了五个儿子。有四个都中了进士。自己活到九十三岁。才去世。

十八、【三姑事长】
三姑祖病。侍奉不离。事其伯父。犹子比儿。
【原文】
辽郭维翰女。名三姑。九岁父卒。又三年母丧。弟年幼。上有祖父。年七十余。依其伯。伯已年五十。祖父病风不起。三姑侍汤药饮食。三年不离。祖逝。伯继病。三姑侍伯病。如事父母然。伯终。三姑服丧三年。服阕。适胡大庵为妻。夫荣子贵。人咸敬之。

三姑境遇、苦甚矣。父丧甫毕。即遭母丧。在母丧中。又侍老病之祖父。祖父逝。伯继病。事如父母。伯亡。如丧考妣。天盖苦其心志以试之也。夫荣子贵。宜矣。

【白话解释】
元朝时候。辽国里的郭维翰。有个女儿。名叫郭三姑。九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亡故了。过了三年。他的母亲又死了。他的弟弟年纪很小。上面还有个祖父。年纪已经七十多岁了。是和郭三姑的伯父一同住着的。他的伯父年纪也有五十岁了。他的祖父生了中风病。瘫在床里。终日不能够起来的。郭三姑服侍祖父。吃汤吃药吃饭。都由郭三姑照料。有三年不曾离开过祖父。后来祖父死了。他的伯父又生了病。郭三姑服侍伯父的病。和服侍爷娘一样。伯父死了。郭三姑就穿了三年素服。服满了以后。嫁给胡大庵做妻子。后来郭三姑的丈夫儿子。都都很荣华富贵。当时的人。大家很敬重他的。

十九、【茅女扶兄】
茅女兄痿。倭至嫂奔。扶兄出避。同受火燔。
【原文】
明慈溪人茅氏女。年十四岁。父母俱亡。独与兄嫂居。其兄病痿卧。值倭寇入县。嫂出奔。呼女与偕。女曰。我室女。将安之。且尔我俱去。谁扶吾兄者。乃坚决侍兄病而不行。倭寇至。纵火。女力扶其兄。避空室。竟被燔灼俱死。

茅氏女年仅十四耳。而能知室女之未可随行。且以孱弱女子。扶病痿之兄以出。岂真不量力哉。意甘同死。不忍委兄而去。道固当尔。则杀身乃所以成仁也。

【白话解释】
明朝时候。慈溪县地方上。茅家里有一个女子。他的年纪只有十四岁。但是他的父亲母亲。都是早已去世了。独自跟了他的哥哥和嫂嫂一同住着。他的哥哥生了一种筋肉疲软的痿瘫病。睡在床上。不能够自由行动的。那时候、刚逢着日本的兵打进慈溪县城来了。他的嫂嫂就逃出去。并且叫小姑一同逃走。茅家女子说。我是个闺门女子。逃到那里去呢。并且你我都逃走了。那一个人来扶我的哥哥呢。于是他很坚心决志地、侍奉着哥哥的病。终于不肯走开。后来日本强盗到了。放起火来。茅家女子用尽了气力。扶了他的哥哥避到空房子里去。竟被猛烈的火烧死了。

二十、【曹杜易乳】
杜氏讽姑。为翁置妾。得子妾亡。易乳以接。
【原文】
明曹桂妻杜氏。年二十四而寡。遗腹生女。念家无他丁。翁嗣将绝。日讽姑为翁娶妾。从之。得一子。弥月、妾死。杜即以己女托族母。而自乳翁子。逾年、翁姑并没。或谓之曰。汝辛苦抚夫弟。能以夫弟为后耶。杜曰。夫弟后翁。他日得生二子。则其一、即我后也。

曹杜氏以遗腹产女。家无他丁。翁嗣将绝。日讽姑劝翁娶妾。欲得一夫弟以延宗祧。既得夫弟而庶姑死。乃易乳以保全之。成始成终。出于天性。非特孝悌两全。抑且节绝义昭著矣。

【白话解释】
明朝曹桂的妻子杜氏。年纪二十四岁的时候。丈夫就死去了。遗腹生下了一个女儿。他心里思量着。家里没有另外的男子。恐怕曹家的香火。就要断绝了。所以天天去劝婆婆。要给公公娶个小老婆。后来婆婆听了他。就生了一个儿子。可是生下了刚刚满月。那个小老婆又死了。杜氏便把自己的女儿。托了族母去抚养。自己来给公公的儿子吃奶。过了一年。公婆都死了。有人对杜氏说。你这样辛辛苦苦抚养你丈夫的弟弟。难道可以把丈夫的弟弟、当着自己的后代吗。杜氏回答道。丈夫的弟弟。当然做公公的后代。但是等到他生了两个儿子。那末有一个。就是我的后代了。

二十一、【茅曹敬爱】
茅氏多病。劝夫妻曹。曹拜床下。感动年高。
【原文】
明谭宗胜妻茅氏。多病无子。劝夫以继室礼娶曹氏。谭从之。曹见茅。问为谁。谭绐之曰。嫂也。曹遂敬奉汤药不懈。后见夫持茅手脉。视而泣。曹乃以礼谏。谭不得已以实告。曹曰。吾失礼多矣。亟走拜茅床下。茅惊。答拜曰。屈君若此。我何能安。固逊。遂以姊妹序齿。

茅诚贤矣。而曹初以为姒。敬奉不懈。悌也。夫执茅手。以礼谏之。亦悌也。迨明真相。嫡庶互让。茅父且感其事而悟。老年兄弟。和乐如初。尝语人曰。使吾兄弟式好者。吾女也。於戏、二女之感人深矣。

【白话解释】
明朝谭宗胜的妻子茅氏。身体多病。没有儿子。就劝丈夫用娶后妻的礼节。把曹氏的女子娶了来。谭宗胜就依着做了。曹氏看见了茅氏。就问丈夫道。这个是什么人呢。谭宗胜就骗他说。那个是我的嫂嫂呵。曹氏以为真的。所以就很敬重的。给茅氏递汤递药。不敢懈怠。后来看见丈夫握了茅氏的手脉。看着哭了。曹氏就用礼法来劝他的丈夫。谭宗胜不得已、就把实在情形对曹氏说了。曹氏听了说道。那是我多多失礼了。就急急忙忙走到茅氏房里。在床前跪下了。茅氏吓了一跳。也就跪下了说。委屈你到这般地步。我心里是很不安的。大家逊得了不得。最后就排了年纪的大小。做姊妹称呼。

二十二、【穗女抚弟】
穗女抚弟。置帚具酒。族叩夜门。款之愧走。
【原文】
明陈穗女。年十八。父母殁。二弟长者六岁。少者五岁。亲族利其有。日眈眈于旁。女矢志抚弟。置帚数十。具酒食以待。寒夜、族兄弟乘黑叩门。女燃帚启户。款以酒食。皆大惭。诡曰。吾辈夜行。火灭求烛耳。自此遂绝意。及二弟毕婚。年四十五。乃嫁。无子。二弟迎养终身。

陈女所处之境。伶仃孤苦。岌岌可危。稍不谨慎。祸即随之。乃矢志抚弟。预防周至。非但不示人以隙。且令其感愧以去。化险为夷。保全门户。可谓女中丈夫矣。

【白话解释】
明朝陈穗的女儿。十八岁的时候。爷娘死了。有两个弟弟。大的六岁。小的五岁。宗族里的人。贪着他家里有钱。天天等着。很有分肥的意思。于是陈穗的女儿。立下了誓愿。抚养弟弟。他预备了几十个火把。又暗暗地办好了酒饭。等他们来。在一个寒冷的夜里。有许多族里的兄弟。趁着天暗了。就来敲门。陈穗的女儿就把预备了的火把点着火。开了门。放他们进来。把预备的好酒饭。请他们吃。这一班族兄弟。弄得难为情起来了。他们就讲了一句谎话说。我们晚上走路。灯火灭了。所以来讨点蜡烛的。从此他们就把贪羡的心思打消了。陈穗的女儿一直等到两个弟弟都娶了亲。自己已经四十五岁了。方才出嫁。后来没有儿子。两个弟弟就迎接他回来。养老他的终身。

二十三、【欧冯均产】
冯氏问翁。嫡庶之别。服等产均。欧父大悦。
【原文】
明欧公池妻冯氏。顺德人。公池有两兄。皆庶出。父分产。欲厚公池。冯氏请曰。嫡子庶子为父母服。有差等乎。欧父曰。皆三年。冯曰。三子皆翁所生。服既无别。分产可有别乎。若是非妾所愿。亦非后人福也。欧父嘉叹而从之。

父母爱幼子。常情也。况公池又为嫡子乎。父分产欲厚嫡子。而冯氏乃以嫡庶服之无别。明分产之不可有厚薄。冯氏此言。知礼达义。对于翁则孝。对于夫则悌。诚可以为后世法矣。

【白话解释】
明朝有个欧公池。他的妻子冯氏。是顺德地方的人。欧公池有两个哥哥。都是庶母所出的。后来他的父亲分家产的时候。就想多分一些给欧公池。冯氏就问欧公池的父亲道。父母死了。嫡出的儿子和那庶出的儿子。为父母服丧的期限。有没有分别的呢。欧公池的父亲说。那是没有分别的。都是三年的丧服呵。冯氏说。三个儿子都是公公亲生的。既然丧服也没有分别。难道分起家产来。可以有分别的吗。假使这个样子分法。不是我所情愿的。恐怕也不是后人的福气呵。欧公池的父亲听了冯氏这一番的话。非常的称许他。就依了冯氏的主张。把家产平均分了。

二十四、【俞王劝翁】
俞妇王氏。劝翁重兄。七分田宅。勤俭治生。
【原文】
明俞僧妻王氏。新昌人。僧无兄弟。而伯有六子。甚横。欲七分其田宅。僧父持之坚。遂交恶。王氏知之。白僧父曰。财重乎。兄弟重乎。愿翁慎所处。僧父从之。僧伯大喜。遂式好如初。王氏勤治生。后十余年。伯产尽归王氏。

财重兄弟重数语。人虽知之而不肯言。言之而不肯行。王氏一女子耳。竟能作此言。劝翁实行。共复悌道。而天亦报施不爽。可见人贵勤劳。不在遗产之多寡。世之争产者。可以休矣。

【白话解释】
明朝有个俞僧。他的妻子王氏。是新昌地方的人。俞僧没有亲兄弟。可是他的伯父有六个儿子。非常横暴。不讲道理。要将田地房屋做七份分派。俞僧的父亲一定不肯。于是他们兄弟俩就生了恶感。王氏知道了这回事。就对俞僧的父亲说道。世间上究竟还是钱财重要。还是兄弟重要。请公公仔仔细细想一想去做。于是俞僧的父亲、就听从了媳妇的话。不再去争田产了。俞僧的伯父就大大的欢喜。彼此仍旧同从前一样的和好了。王氏很勤俭的治理家中生活。过了十几年。俞僧的伯父所有产业。尽数卖给王氏了。

【绪余】
悌者。所以事长也。无论伯叔姑姊兄嫂师友。凡长于我者。皆应敬以事之。而友爱若弟若妹。以及兄弟之子女。姊妹之子女。皆在于悌道之中也。女子之悌。当更有进。盖于归以后。以夫家为家。无论舅姑二人之兄弟姊妹。皆为长亲。即妯娌之间。姑嫂之间。嫡庶之间。以及妯娌姑嫂嫡庶之子若女。皆无不包括于悌道之中。所谓爱屋及乌。怀其少、即所以敬其长也。孝悌为人之本。本立而道生。可不慎欤。


文章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