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好友群
  • 点评
  • 收藏

戒杀放生俗歌

素食首页

劝世人,戒杀好,试把理由说分晓。

物与人,殊形状,知道痛苦是一样。

杀他命,补我身,细揣良心应不应。

不忍心,人皆有,害命伤生只为口。

现世界,刀兵劫,都是众生前世孽。

种杀因,结杀果,魔军下降难逃躲。

你杀他,他杀你,一报还报两相抵。

个人杀,是别业,众人好杀成共业。

或自杀,或教杀,助杀赞杀方便杀。

那一处,那一日,莫得杀生这件事。

楞伽经,禁肉品,已把道理说明醒。

你若是,不吃斋,猪羊之肉买得来。

又何必,定要杀,结下冤仇真可怕。

受报时,你说惨,你杀他时那个管。

一指头,纳沸汤,浑身惊掣心也慌。

一针尖,刺己肉,遍体知疼苦难受。

你如何,用刀锋,剁穿喉管贯心胸。

割下头,剖开肚,骨剉簪兮肉作脯。

剐蛙皮,剥龟甲,倒打鱼鳞真痛煞。

大声叫,心不甘,叫声不出更难堪。

这般惨,怎么受,此仇不报焉能够。

或射飞,或逐走,发蛰惊栖皆辣手。

或覆巢,或塞穴,破卵伤胎俱丧德。

有等人,强争执,天生万物供人吃。

这句话,无道理,天爱物如人爱子。

你试看,猛兽群,虎豹豺狼都吃人。

又试看,蚤与虱,常在人身吃人血。

难道是,天生人,专为虫兽饱其身。

不过是,人聪明,会想方法来杀生。

物性蠢,难抵抗,眼睁睁的把命丧。

这冤仇,海样深,生生世世记在心。

听我劝,早收手,血肉荤腥少吃口。

说什么,滋味好,吞下喉咙不知了。

荤与素,同一饱,何必肥鲜恣烹炒。

佛经说,三净肉,用作嘉肴也尽够。

不见杀,不闻杀,第三不为自己杀。

居家日,平平过,鸟兽虫鱼休宰割。

若生子,莫杀生,三朝满月喜盈盈。

你生子,他就死,不近人情悖天理。

若祝寿,莫杀生,延年益寿百福臻。

又多少,为老人,杀多生命庆生辰。

不久间,就死了,究竟伤生好不好。

若待客,莫杀生,物命为重人情轻。

客若是,君子人,当不怪我无馐珍。

别样菜,多办碗,何必杀生来作脸。

若祭祖,莫杀生,频繁蔬果荐以诚。

宰三牲,供祖先,那见祖人来食鲜。

若奉亲,莫杀生,甘旨何必定膻腥。

馨夕膳,洁晨餐,买来酒肉也承欢。

若养病,莫杀生,省些物命病自轻。

今生病,前生业,再加杀业了不得。

某样药,炖鸡鸭,吃了依然病要发。

凡动物,皆有情,负屈含冤愤不平。

怨气结,难消弭,杀机成熟刀兵起。

处乱世,真危险,人命不如太平犬。

我们想,逃劫难,戒杀就是第一件。

他因为,造业多,变成畜生莫奈何。

你杀他,他变人,冤冤相报杀你身。

他若是,作虫兽,一定咬你无人救。

他若是,作鬼神,瘟疫流行到你门。

他若是,为官长,严刑硬把你冤枉。

通三世,遍六道,杀业循环无不报。

我奉劝,莫打枪,鸟雀于人无损伤。

空中飞,枝上鸣,忍将炮火丧其生。

我奉劝,莫打猎,撵山逐兽兽惶骇。

拼命跑,不敢歇,好象我们遭棒客。

我奉劝,莫捕鱼,鳝鳅虾蟹莫入厨。

莫烧蜂,莫捞虾,莫蒸螺蛤与蛤蟆。

我奉劝,莫取丝,滚汤煮茧蚕蛹悲。

休贪利,养蚕子,百千万命同齐死。

我奉劝,莫开屠,众人吃肉你杀猪。

若厨工,为衣食,替人杀生殊不值。

到不如,改职业,别样生意也做得。

同一样,过日子,不杀生的谁饿死。

更有那,宰牛犬,这种心肠太凶险。

牛出力,犬看家,杀他肉吃情理差。

牢从牛,狱从犬,不食牛犬牢狱免。

办席桌,开菜单,免去生命也不难。

剥虾仁,去头脚,一盘总有几百个。

吃醉虾,和饷料,拿上棹子还在跳。

你不买,他不办,算来吃户罪一半。

有钱人,爱杀牲,总比穷人病易生。

大都会,杀业重,遭起劫来更苦痛。

人与物,皆怕死,你欲延生当戒此。

若一时,戒不尽,先从节杀惜生命。

渐渐习,心越慈,不杀生物成大悲。

走路时,看虫蚁,切莫将他来踏死。

有宋郊,救蚁命,得中状元好荣幸。

方氏父,烧群蛇,后来灭族诛全家。

案证多,数不了,由来应报有迟早。

进一步,再放生,放生功德更非轻。

舍钱财,买生命,山林溪沼随游泳。

蛇衔珠,雀衔环,毛宝放龟封大官。

颜鲁公,好修慈,八十一所放生池。

智大师,与云栖,劝人放生功行齐。

或独放,或共放,随缘施舍作榜样。

莫吝值,莫定期,定期使人多弄些。

或结会,或立案,禁人钓捕同行善。

为地主,施地段,立好章程刊两岸。

莫破坏,放生会,他人积善你造罪。

或明打,或暗偷,被人指摘羞不羞。

凡善举,须保全,这种功德不要钱。

常常讲,处处劝,出钱出力皆方便。

他将死,你救之,你若危险天护持。

将放时,向他叫,南无宝胜如来号。

彼动物,有性灵,得闻佛号转人身。

积功德,广慈悲,康强寿考生好儿。

含口腹,戕生命,来世短寿且多病。

劫运大,尚未终,奉劝人人积善功。

别样善,报应漫,惟有放生免灾难。

一人做,一人好,一家同做全家保。

一方做,一方安,大家同上救生船。

我这篇,乃俗歌,比那善书浅得多。

熟熟看,好好学,将来同享太平乐。

载宁波观宗寺《弘法社刊》第二十七期(1934年),山西佛教杂志第八期。

文章点评